萨金特与镀金时代:从芝加哥这一视角看他的艺 ,楚美凤(2)_搜骡时讯网
萨金特与镀金时代:从芝加哥这一视角看他的艺 ,楚美凤(2)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萨金特与镀金时代:从芝加哥这一视角看他的艺
,楚美凤

《休·哈默斯利夫人》(Mrs. Hugh Hammersley)1892 布面油画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accession number: 1998.365
展览中,其他重要画作包括《休·哈默斯利夫人》(Mrs. Hugh Hammersley),这张肖像画奠定了萨金特在伦敦画坛的声誉。以及《海港的三艘驳船,圣弗吉里奥》(Three Boats in Harbor, San Vigilio),这幅海景画已有一百多年未向公众展出过了。

萨金特与镀金时代:从芝加哥这一视角看他的艺
,楚美凤

《凉廊》(The Loggia, Vizcaya)1917 水彩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Watercolor and opaque watercolor with wax resist over graphite on ivory wove paper,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, anonymous loan, 310.1996

萨金特与镀金时代:从芝加哥这一视角看他的艺
,楚美凤

《奥哈拉湖》(Lake O'Hara)1916 布面油画 Harvard Art Museums/Fogg Museum, Louise E. Bettens Fund

萨金特与镀金时代:从芝加哥这一视角看他的艺
,楚美凤

《蓟》(Thistles)1883/89.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Gift of Brooks McCormick.
整个展览总共展出了95件油画、水彩画、炭笔素描,以及一件雕塑。其中三分之二由萨金特本人创作,其余由横跨大西洋两岸、萨金特的艺术界朋友创作,包括塞西莉亚·博斯(Cecilia Beaux)、威廉·梅里特·切斯(William Merritt Chase)、奥古斯塔斯·圣·高登斯(Augustus Saint-Gaudens)、惠斯勒(James McNeill Whistler)和安德斯·佐恩(Anders Zorn)。“展览的一部分展示了萨金特丰富多样的艺术才能,另一个看点则集中于芝加哥的某个特殊历史阶段,思考这座城市遭遇1871年大火后,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早期痴迷于财富积累的时代。”麦德森说。
20世纪中期,随着抽象绘画的兴起,萨金特渐渐失宠于画坛,但近些年来人们再次关注起这位画家,一部分原因是1998至2018年收罗艺术家全部作品的多卷本画册陆续出版。或许,“萨金特正在迎来一个新的时刻”。 麦德森表示,此次展览源于近年达成的对萨金特的学术共识,学者们认为萨金特比人们所知的更具复杂性与进步性。“他拥有良好的学术基础,在他漫长的艺术发展中,从古典大师技巧出发,而后能见到印象派的画法和更为现代性的倾向。萨金特,不过时也不新潮,他的画风兼而有之,那取决于他的创作对象。”
展览将持续至9月30日。

萨金特艺术技法散发着持久的吸引力
————专访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美洲艺术部助理策展人安纳莉丝•麦德森(Annelise Madsen)
澎湃新闻: 展览中,有一幅名为《海港的三艘驳船,圣弗吉里奥》(Three Boats in Harbor, San Vigilio)的海景画,已有一百多年未向公众展出过了。还有哪些过去鲜少公开展出的作品?
麦德森: 是的,有不少私人藏家收藏的作品已经很多年没有对公众展出了,例如风景画《叙利亚山羊》(Syrian Goats)和炭笔肖像画《哈里特•铂尔曼•卡罗兰》(Harriett Pullman Carolan)等等。

萨金特与镀金时代:从芝加哥这一视角看他的艺
,楚美凤

《哈里特·铂尔曼·卡罗兰》(Harriett Pullman Carolan)1911 纸本炭笔 私人收藏
澎湃新闻: 萨金特在当时的艺术界有众多艺术家朋友,例如莫奈。请谈一谈萨金特与艺术家朋友的交往,以及从中受到哪些思想和技法上的影响?
麦德森: 萨金特与艺术家朋友的交往可以说是双赢的,他们互相学习、互为模特、交换画作 、扩大交际。萨金特在与莫奈交往时,一方面从莫奈那里汲取了印象派绘画技巧,另一方面他将所学转化成自己与众不同的新的风格、笔法和构图。
澎湃新闻:你觉得,是哪些方面的原因,让今天的人们重新认识到萨金特的价值?
麦德森: 近年来,学者们持续不断并且全面深入地检视萨金特的绘画艺术,而展览正是这些研究的成果。从肖像画到风景艺术,萨金特丰富的艺术表现终于展现在大众面前。
澎湃新闻:这次展览展出了萨金特的风景作品,这是很多人过去并不了解的。我们如何评判萨金特的风景画价值?他是专门将风景作为一个门类去发展,还是在不断旅行的过程中和画肖像画之余的一种尝试?
麦德森: 其实,早在青少年时期的萨金特,在随家人旅行时,就已经开始用水彩颜料进行室外写生了,那时他还没有接触任何正式的绘画训练。1900年前后,他渐渐在油画和水彩的户外绘画上投入更多时间。风景画给了萨金特更自由的表达,这一点是肖像画所不能带来的。萨金特的笔触、色彩和构图是如此生动、鲜活和进步,这令他的作品独树一帜。
上一篇:撕開網絡欺詐5張“假面具” ,cangfeidian 下一篇:在红色记忆中 感悟“精神”的传承 ,战地演出队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